數千元“礦機”成廢鐵: 降價一折難出手 投機不成蝕把米

拉丁傳說 8月前 314

“只要價格不是低得太離譜,我都愿意趕緊賣掉。”

看著堆積在地下室,占用了三分之二面積的近百臺礦機,李成帷內心五味雜陳。他告訴懂懂筆記,去年下半年,他辭去一家小貸金融公司業務主管的職務,并不顧家人反對,拿出了數十萬元積蓄投身挖礦大軍,本想著能在加密貨幣大潮中趕上一波淘金熱。誰知道,從年初開始到現在……

礦場開始運作沒多久,今年2月開始卻突然陷入了全球加密貨幣市場每況愈下的夢魘。“圈里朋友曾警告我,年初開始比特幣挖礦的哈希率已經提升了近兩倍,說明越來越多的新玩家入場。當時我就意識到,如果不升級礦機,這場游戲就沒法繼續玩下去。”

但是,他的整體投入已經很大,面對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,挖礦所需電力消耗、設備折舊、人工維護等費用的不斷攀升,他們的挖幣成本一度高出比特幣的市場價格。繼續投入升級換代,已經成了奢望。

“6月中旬我和另一個帶我入行的老哥算了一下,這半年多來我們的利潤率已經下跌了90%,他因為還搞山寨幣所以更慘,基本上全都賠進去了。”因此,李成帷決定關閉礦場,賣掉礦機,減少更大損失。

然而,在過去的這三個多月時間里,他掛在二手電商交易平臺上銷售的礦機,僅僅賣出了兩臺,而且是從1000元砍到了700。線下渠道問了不少門店,更是沒有人愿意回收這些舊礦機。為了節省倉儲費用,他只能將僅剩的礦機拉回家中存放,但又免不了每日飽受家人的抱怨。

不知不覺之間,很多礦工都在遭遇著和李成帷同樣的境遇,挖不成虛擬幣,也賣不出舊礦機——只能守著一堆積了灰的鐵疙瘩暗自傷神。

二手礦機無人問津,只因全新價格更低

“真的很難賣,有些新礦機甚至都比我的二手貨便宜。”

比起李成帷,“礦工”馬韜的運氣似乎還不錯。他告訴懂懂筆記,在過去的一個多月里,他放在二手電商平臺上銷售的舊礦機,以每臺850元的價格成交了四臺。盡管這個價格連全新機器的二折都不到,但賣起來依舊十分吃力。

畢竟,在二手電商平臺上,還有不少賣家在低價清理庫存,售賣全新的礦機。馬韜發現,一些年初積壓的算力在10TH/s以上的新礦機,大多千元左右就可以交易,而部分小品牌的全新礦機售價甚至比多數二手礦機更便宜。

“雖然我也是清庫存,但不想賣得太低,畢竟損失能挽回多少是多少。”馬韜無奈表示,光是購買礦機,他前前后后就花了二十多萬元,其中有四萬塊還是跟家里人借的。

即便所有礦機均以850元/臺的價格售出,也僅僅只夠償還這一部分欠款,無法挽回其它投入。為了能夠盡早將舊礦機全數賣出,他曾試過尋找能夠大量回收舊礦機的線下商家,但依舊以失望告終。

在華強北的一個大型數碼商城內,懂懂筆記看到,曾經被擺上柜臺的各式礦機已經成為了商家檔口的“配角”,安靜的堆在其他數碼產品后面。過去那些寫著“礦機”兩個大字的紅底黑字標語牌,也都不見了蹤影。

“你要的話,可以便宜給你,拿兩臺算九百(一臺)。”

在一家仍以礦機為主銷產品的檔口前,懂懂筆記詢問了一款組裝礦機的價格。商家表示,所有礦機都打三折銷售。如果多拿幾臺,那么價格還可以繼續商量,需要的電源線、配件也可以多送幾套。

但當懂懂筆記轉而詢問商家,是否能回收二手舊礦機時,老板娘的臉色立馬就變了。甚至下意識轉過身去,試圖跳過這一問題。她思考了一會表示,現在已經很少有檔口回收舊礦機了,都閑不賺錢耽誤時間。

“清完這些礦機庫存,我們也不在這(經營)了。”老板娘苦笑著說,去年上半年比特幣行情一片大好,在市場上掀起了一股挖礦熱,于是不少華強北商家都囤了不少品牌礦機、組裝礦機,想賣個好價錢,她和老公也是在那時候加大了進貨量。

但沒想到今年初“礦難”之后,礦機銷量大減。部分品牌礦機原價銷售都賣不動,最后也只能打折清倉。部分擁有攢機業務的商家,甚至將組裝礦機中的新配件,尤其是顯卡等拆零單賣。

雪崩時,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。

無論是去年盲目追高的虛擬幣投資者,投機取巧的比特幣礦工,還是盲目逐利的礦機商家,如今不僅成了“礦難”的受害者,也是“礦難”的推動者之一。

對于礦工或是商家而言,賣出即將爛在自己手里的每一臺鐵疙瘩,都是減少投資損失唯一方式。

讓商家“發家”的礦機配件也涼了

今年年初,懂懂筆記就曾在《挖礦雖然“涼了” 但精明的礦機商家卻“發了”》一文中提及,有不少商家將舊礦機零件拆散逐一售賣,進行二次“造富”并大賺一筆的例子。

然而今非昔比,僅僅過去了大半年的時間,華強北這里的二手礦機零件生意,也變得十分難做了。大量被轉手、拆零的舊顯卡價格一降再降,讓礦工和商家們都感到壓力山大。

“現在除了成色比較新的GTX1070、1080,其他顯卡都不敢隨便收了。”盡管梁思中的電腦維修檔口,已經從華強北搬到了華強南,但依舊有客戶每天上門咨詢他們收購礦機配件的價格。

他告訴懂懂筆記,早在挖礦熱潮的初期,市面上的專業礦卡曾經一卡難求。不少品牌礦機、組裝礦機使用的裝機礦卡,也都是高性能家用顯卡。部分顯卡品牌廠商更是加大生產供應,以滿足市場需求。

然而,經歷了年初的“礦難”之后,舊礦機被礦工轉手賣出,新礦機滯銷在商家倉庫里。大量顯卡、電源等礦機配件,被拆零出售,價格屢創新低。

“全新的四千多一張的GTX1080(顯卡),二手拆零收一千二。”梁思中說,加上市場有大量同型號舊顯卡等待出售,商家也開始挑剔了起來。

對于部分裝機使用時間較長,損耗較嚴重的顯卡,都不予回收。而用戶買家則更加青睞那些從滯銷的新礦機上拆解下來,成色好、價格低、性能高的“充新”顯卡。

“至于CPU、硬盤、主板 、電源等零配件,就更不值錢了。”他告訴懂懂筆記,有不少礦工、商家將這些拆機零件,放在轉轉、閑魚等二手電商平臺上當成閑置銷售。

但消費者似乎也都學精明了,見到如此大量出售的低價二手數碼配件,也都謹慎購買甚至敬而遠之,“不少買家都上過當,估計能猜測這是礦機、群控等高損耗設備的拆機硬件。”梁思中苦笑道。

顯卡市場曾因比特幣“炒家”一句“顯卡挖幣的效果強于CPU”,導致價格應聲而起,更隨著加密貨幣大漲變得一卡難求。然而如今,顯卡卻在這一場未完待續的“礦難”后,重新淪為廉價的電腦配件。

當然,能夠賣出價錢的的高檔硬件,還是有一定價值的。而在不少礦工手里,還有不少使用了普通配置的品牌礦機,徹底成了一文不值的廢鐵。

不賣很快成廢鐵?二手礦機每臺僅值一二百

“實在沒辦法,我連回收舊電器的店都問過了,就插曲廢品收購站了。”

堆積在地下室的舊礦機一直都難以轉手,近乎絕望的李成帷曾致電多家舊家電回收門店,希望有回收店愿意以較優的價格收購這近百臺舊礦機。

他告訴懂懂筆記,當時所采購的礦機,大多是品牌礦機。無論是機箱、主板、電源還是最關鍵的礦卡,都是專業定制的。與普通電腦并不通用,因此也無法拆零出售。

面對這一批成色尚可的品牌礦機,大部分家電回收商給出的價格,僅為100~150元/臺,這讓他完全無法接受,覺得價格太低,更有回收商在被拒絕之后,撂下了狠話。

“他們說這些(礦機)再不賣,過段時間就只能當廢鐵賣,5毛錢一斤。”李成帷坦言,從華強北的電子商城到路邊的攢機店,再到如今的舊家電回收行,他都已經問了個遍。

并非礦機無法出手,而是商家給出的價格大都過低,的確讓他感到有些心疼與不舍。一臺全新價格超過3000元的品牌礦機,如今只能賣一兩百元。

“但是礦機不能盈利,價值又能高到哪去呢?”與李成帷相比,同為落魄“礦工”的姚旭就顯得豁達了不少。在過去的兩個月時間里,他一直待在下沙一個曾為礦場的出租屋內,不停拆解著舊礦機。

他告訴懂懂筆記,當初采購的礦機分了好幾批,有的是組裝礦機,有的是品牌礦機。品牌礦機中,也分了好幾個牌子和型號,如果當成舊電器賣,的確不值錢。

“所以我都給拆了,然后分門別類,盡可能多賣些錢。”經過姚旭的大卸八塊之后,礦機被分解成各組零件,有硬盤、電源、礦卡、主板等,打算拉到電腦市場碰碰運氣。

大量的連接線、電源線、數據線也被分為一類。因為內含銅導線,他將這些線材集中賣給了電家電回收行。剩下的鐵殼、機箱、機柜、專用零配件則論斤賣給就近的廢品收購站。

“每臺拿回四、五百元吧,能挽回的損失不多,但我認了。”姚旭搖著頭說,在比特幣大漲的時期,周圍親友都勸他不要盲目跟風入行,但他依舊選擇一意孤行。如今市場低迷,導致前期投入血本無歸,他哀嘆都是咎由自取。

僅僅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,礦機便隨著“礦難”跌下神壇,從當初月入百萬的賺錢利器,淪為如今售價百元的二手配件甚至廢鐵。只能說,在挖礦的熱潮中,礦工、商家都是賭性的犧牲品。

當年早入行的玩家盆滿缽溢離開之后,用泡沫堆積而成的加密貨幣市場迎來崩塌,大批后繼者不斷在新一波“行情”即將到來的論調中堅持了下來,摟著一臺臺無法再創造價值神話的礦機,成了圈內戲稱的比特難民、落魄“礦工”。在這場游戲中賭輸了的冒險者們確實值得同情,但他們如今的境遇究竟應該怪誰?


最新回復 (0)
返回
發新帖
下载麻将游戏四人麻将